当前位置:主页 > 推荐人类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发表日期:2020-06-19 11:27| 来源 :推荐人类| 点击数:879 次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位于南投集集,农委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旗下的野生动物急救站就跟台北大医院的急诊室一样,步调飞快。虽然坐落在非常诗意的美丽树林间,但是一进去就感受到急促的节奏。这里是守护台湾野生动物的最前线之一,去年感染狂犬病而备受注目的鼬獾,正是野生动物急救站救治的对象,此外照顾範围也及于白鼻心、穿山甲、老鹰、猫头鹰以及山羌等等都市较为少见的物种。

  不过我是期待看见石虎才去的。离开集集车站,走过有小火车陪伴的一条林荫公路,可以抵达野生动物急救站。只有两层楼的红砖建物,石造地板依稀留有彷彿是临时扩充的痕迹,可以想像当初921地震之后人去楼空的状态。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曾经无知的我们

  特生中心成立于1992年,一开始是因为政府受迫于美国培利修正案而诞生。当时的台湾人与现在相比更加富裕、乐观而无知,就像是所有经济高速成长的开发中国家人民一样,从国外购买各种稀有动物,当街宰杀或者任意饲养后抛弃。1999年921大地震重创南投,原本驻守集集野生动物急救站的人员纷纷求去,因此詹芳泽兽医师接手此处,从只有三位工作人员,变成现在有15位临床与研究人员的景况。

  但是经营这样一个野生动物急救站并不是等闲之事。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治疗野生动物最大的问题是在于,牠们遇到伤病时不会自己过来看医生。」詹芳泽兽医师说,「等到虚弱到被人类通报或者捡到,通常都已经非常严重。」野生动物最大的危险其实都是来自于人类,譬如兽夹、兽网和农药。每年被捕兽夹困住而重伤甚至丧命的野生动物不计其数,某程度上来说,是人类与动物无法和谐相处的一种表现。「这幺说并不是要谴责那些放兽夹的民众,有时候他们并没有伤害野生动物的意图。」詹芳泽解释道,之前有位民众家里的鸡一直被拖走,他不胜其扰而放了兽夹,想看看到底是谁做的,结果发现居然捕获石虎,就送到这里来了。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兽夹之所以对动物非常危险,是因为牠们被夹住之后,因为恐慌会一直撕扯跟弹跳挣扎,原本就被夹住的肢体会因此受到更大的伤害。去年政府已经全面禁止使用兽夹,希望民众从此之后能够明白这项装置既危险又不人道。农药是另一种更间接的伤害,譬如之前基隆港上面盘旋的鹰类动物「黑鸢」,跟巨型小鸭构成了很有趣的画面,牠们就可能因为红豆植株上的农药而死亡。听起来很奇怪,黑鸢是吃肉的,问题就在于一些小型鸟类会吃红豆,红豆的农药累积在小鸟体内,而小鸟又被黑鸢捕食,而导致黑鸢中毒。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另外一个导致野生动物被送医的原因是车祸。野生动物经常发生所谓的「连环车祸」,起因可能是人类随手丢弃的食物垃圾。「人丢了水果皮在路上、小松鼠去吃而被车子撞到、猫头鹰或是老鹰飞去吃断气的小松鼠然后又被车撞到,就这样全部通通车祸。」这解释了鸟类没事为什幺会被车子撞到的疑问。

情感的问题

  「在每一百只送进急救站的动物中,平均只有40只可以存活并回到大自然中。」詹芳泽兽医师表示,「约有40只死亡,其中大约有10到15只是经过我们的研判,预后不佳无法重回大自然,而安乐死的。」将野生动物安乐死,对于年轻兽医师来说,是精神与情感上的挑战,因此需要适度的辅导跟谘商。「当我年轻的时候,造访美国见习,亲眼看见他们把一只美丽的白头鹰安乐死,因为牠的后脚爪溃烂了,老鹰的脚是前三后一的结构,后脚爪毁了就不可能再成功捕猎食物,注定要饿死在荒野之中。」白头鹰是美国的象徵,但美国人依然毫不犹豫的给予麻醉让牠安息了。儘管知道是出于理性的决定,但依然带来心灵的冲击,詹芳泽兽医师说:「这从来都是情感的问题。不同国家的人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台湾人就会再想一下,是不是还能找到收容的单位,真的没办法了才会安乐死。」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我常在想,救治野生动物的意义何在?是在弥补人类製造的错误吗?牠们到底为什幺伤了、病了,而被送到我们这里来呢?为此做了一些统计分析,发现大部分都还是人类的因素。」不管是人为开发导致栖地破碎化,或者是兽夹、农药的侵害,都跟人类脱不了关係。近年来因为台湾经济状况不佳,政府预算也减少,但是维持急救站营运的人才训练与技术传承依然需要金钱,在因缘际会之下,获得一个佛教团体的赞助。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我们把一只野生动物治疗到好,复健到能够野放,是很费时的,所以在数量上可能不像一般佛教团体那样可以一次放生几百只、几千只。不过我们每次野放时,儘管只有一只,还是都会请赞助的团体来观看。」詹芳泽兽医师说,之前野放了一只黑面琵鹭,佛教团体的代表与急救站的同仁一起亲眼见证了牠重新可以飞翔跟抓鱼的感动画面。「大家很感动啊,然后佛教团体的人忽然若有所思地说:『啊,你们有没有办法训练黑面琵鹭吃素呢?』」

  训练黑面琵鹭吃素?这应该不是努力就能做得到的事情吧。「可是我觉得,渐渐可以理解佛教人士的想法耶。我们希望万物各得其所,获得幸福的心是一样的。所以我们会更站在他们的立场思考事情,也把我们的想法讲给他们听。放生跟保育,这并不是不能相容的两件事。」

动物与我们的重生之路:野生动物急救站

摄影协力|薛康康

编辑推荐

想要多了解台湾的野生动物吗?请加入「野生动物急救站」的粉丝页,有更多很棒的图片在这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