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推荐人类 >与舞龙狮麒麟各领风骚‧槟客青文化团首创舞貔貅队 >
与舞龙狮麒麟各领风骚‧槟客青文化团首创舞貔貅队
发表日期:2020-06-14 23:06| 来源 :推荐人类| 点击数:641 次
与舞龙狮麒麟各领风骚‧槟客青文化团首创舞貔貅队(槟城5日讯)在大马,舞貔貅从不独自登场表演,槟州客属公会属下的客青文化团成立了大马首支舞貔貅队,经过半年的筹备练习后,成功革新了本地舞貔貅,将貔貅从“五瑞兽”中独立出来,并将舞貔貅的地位提昇到舞狮、舞龙及麒麟一样,扛起发扬传统文化的重任。客青文化团主任刘俊霖说,本地貔貅通常和南狮、北狮、麒麟和龙一起出动,统称“五瑞兽”一起出场表演,不过在香港却相当盛行,常常出现在庙会等庆典中,在中国及台湾的客家地区也有舞貔貅的纵影。为了解舞貔貅的特点,刘俊霖和团员到处挖掘舞貔貅的资料,还跑到全国各角落拜访武术界的老前辈,甚至还通过越洋长途电话向国外的前辈讨教。长途电话都是打去新加坡和香港,一问就是1、2个小时,只好一面听,一面手抄,在这段期间,他们的抄写力可是大大提昇,写了有生以来最多的字。这期间,他们虽然吃了不少硬软钉子,不过,依然还有一些师叔师伯很热情,除了口述之外,还亲身示範。有个80岁高龄的老前辈还想表演给他们看,吓得团员出一身冷汗,直担心老人跌倒扭伤。“以前曾有香港的舞狮队受邀来本地表演,这些前辈就是在那个时候看到舞貔貅,记下貔貅的步伐动作。”从中国订製复古貔貅在探索及发掘期间,他们也善用了互联网科技,在网络中竭尽所能地蒐集资料及表演短片,甚至还透过电邮,和国外舞貔貅的前辈联繫讨教。他披露,舞貔貅是在槟州客属公会的推动下成形。“去年年中,团长徐宗周忽然打了电话给我,说要舞貔貅,就这样丢下一个大难题给我。我只好召集团员,大家一起商量研究,蒐集资料。”“筹备工作展开后,我们也从中国订製了一只复古型的貔貅,并从吉隆坡订製了2只颜色比较华丽的貔貅。这两只‘本地’貔貅,耗时将近6个月才完工,每只价格约2000令吉。”虽然主角貔貅的道具解决了,配角道具依然让他们感到头痛:在“灵猴戏貔貅”中,他们至今依然还没有找到满意的面具。在锣鼓乐方面,由于每个地区的舞貔貅都有不同的锣鼓乐,因此他们结合南北狮、舞龙及京剧的锣鼓乐段,并融入客家音乐元素,谱成貔貅的锣鼓乐。步伐动作快而狠考功力客青文化团的团员也隶属宏冠体育会,团员约有30人,全是年龄介于十多廿岁之间的青少年,每人都具有一定的武术底子。他们的醒狮队可不是一般的“红包狮”,而曾打入北马区5强,也是全国10强队伍。不论是醒狮、北狮、麒麟、舞虎还是貔貅,几乎每个团员都能露两手。事实上,他们的师父刘定发于3年前逝世之后,他们曾经历一段艰苦徬徨的日子,不过,如今他们已站稳脚步,除了发扬武术及舞狮文化之外,他们也勇于革新尝试,担任引进舞貔貅的先锋。貔貅头重量只有1公斤,虽然比较3公斤的狮头轻,也没有眨动的眼睛,不过,由于舞貔貅的动作以8字形摇摆为主,步伐比舞狮更迅速,动作要求快而狠,因此非常考功力。“貔貅的头比较扁、小,里面的人难以看见外面,所以上桩时很容易出现失误,比较危险,有经验的团员功夫底比较稳,对马步、舞法和节奏都有一定的基础,比较容易掌握。”自从舞貔貅于去年12月在《》所举行的“十万汤圆庆汤圆”盛会上曝光后,客青文化团的舞貔貅队已经接到约20场演出邀请,甚至还被邀请到外州表演。至此,客青文化团的舞貔貅可说已经成形,不过,他们并未就此满意,反而认为这只是大马舞貔貅的雏形而已。他们目前依然还在研究改进,并打算在配乐上加入更多元素如客家八音,让本地舞貔貅的锣鼓乐更精彩。貔貅属旺偏财开运物客青文化团主任刘俊霖指出,相传貔貅吃金银珠宝,还“聚八方财,只进不出”,尤其被赌馆等偏门生意业者当成旺偏财的开运物,因此舞貔貅被认为不正道,香港一些舞貔貅的头还配以赌具装饰。不过,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看,舞貔貅背后其实拥有一定的历史渊源。“貔貅拥有众多传说,有一说是‘龙生九子’中的第九子,能腾云驾雾、号令雷霆、降雨开晴,主食金银珠宝,后因惹玉皇大帝生气,屁股被封了起来,从此金银珠宝只进不出,因此它被认为是招财聚宝的旺偏财开运物。”不过,也有传说貔貅曾帮助黄帝打败残暴好战的蚩尤,因此也被认为有辟邪挡煞及镇宅之威力。如今,中国北方依然将它称为“辟邪”。古时候的皇帝也将貔貅形象放在军旗之上,希望自己的军队像貔貅一样勇猛。表演缩至15分钟客青文化团主任刘俊霖披露,传统的舞貔貅的头是以泥土製,身长9尺,颜色比较单调,外型显得兇狠,演出时间还长达1个小时。“现在的人不可能看完1个小时的舞貔貅,所以我们将演出时间缩至15分钟的演出,再将貔貅的身体缩减到7尺,以方便配上採青上桩。不过,由于表演和比赛竞技的要求不同,我们必须从观众的角度出发,演出节奏必须要有起承转接,才能取悦观众。”在这风光瞩目的背后,他们可是吃了不少苦头,还有不少人认为舞貔貅是偏门所为,因此而对他们嗤之以鼻。“我们刚开始学舞貔貅时,就有人谴责我们走入偏门了,当我们去请教前辈时,甚至还被骂出大门,幸好还是有国内外的前辈不吝指教。所以说,我们能够将舞貔貅带上舞台,这些幕后的支持者都是功不可没。”【热点新闻:金兔贺岁】‧2011.02.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