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掌机发展 >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 >
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
发表日期:2020-06-09 07:09| 来源 :掌机发展| 点击数:624 次
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因广告牌长阔所限,裁了下方小部分,华哥提供原图,他很喜欢这张照片的红像油画有层次,左边一片红宛如人的侧脸。(任达华提供)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百合花的白,华哥说他嫌茎的部分太白,「texture太靓,我又煲一煲佢」,「你可以幻想成兔,或金鱼」。(任达华提供)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蕴含水墨画的意念,蓝莓素加蓝菊花,像显微镜下的图像般有种生命力。原图能见到较完整的线条,「似鸽子的眼」。(任达华提供)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我选了素色的花,没有大红大蓝,衬些绿色的菊花。你看最右边,像不像敦煌石窟的飞鸟?」(任达华提供)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蓝都有不同变化,这幅照片如蝶,颜色开得灿烂。(任达华提供)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华哥将对画画的兴趣融入摄影作品中,忙碌的他喜孜孜说刚买了绘画App,终于有机会尝试作画。(Fujifilm提供)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Ways of Seeing:任达华银幕背后 在黑暗中寻找色

「把花放进滚水裏煲,煲出心目中的颜色,然后叠起五块玻璃,下面有灯往上照,把花捞起来,摆进玻璃之间,以钳小心调整花叶。水的泡沫每刻都在变化,我会定神捕捉,有时聚焦中心一层,或最底、最上面那层。」他活泼地形容:「一直看着,啊,画面对了!便连忙叫旁边的人按掣,唰唰唰、唰唰唰把它拍下来。」任达华这天清晨五时便开工拍戏,下午四时许在饭店现身,仍脚步轻盈,不见憔悴,谈起摄影更神色雀跃。新作风格抽象,但他似乎不打算在演员以外做个高雅艺术家,花,是从花墟拾来的,「全部来自花园街,本土嘢」。

以镜头释放工作压力

这辑作品有他十年前《五季》系列照片的影子,春、夏、秋、冬,他说照片让被弃掉的花有了五季,「人生是可以重生,万事万物都可以重生」。这次技巧及选花有不同,「选了很多菊花,也有很多百合花的花蕊」。拍戏空档,他常常在玻璃前左望右望,又用手机照照,看光折射影像的各种模样,「这边看、那边看都不同」。剧组没觉得奇怪吗?他调皮说:「以为我黐线吧,其实我在思考将来有什幺有趣的可以创作。」所以同样是蓝,一张作品被他拍出蓝绿黄如彩豔油画,另一张却是挥洒着蓝黑线条的水墨画,是光往上照射的不同效果。油画与水墨画,他都喜欢,忙着没时间学,但他尝试让花在水裏烫,寻找画也画不出、属于自己的一种颜色。

不执相 爱用自然光

「有时我的工作压力很大,或角色很沉重,需要自我释放。如何释放?就通过摄影,将色彩拉出来,提醒自己很有活力。」那个香港人见惯见熟的保养品广告,他身穿西装,镜头闪光频频塑造一个巨星形象,想不到品牌产品都被他当成摄影素材:磨碎的蓝菊花还混进了蓝莓素的蓝。任达华希望照片裏藏着看不尽的层次,像油画颜料重重覆盖,让色彩有厚度。摄影三十年,他不爱执相,也不太用闪光灯,「我喜欢用自然光」,想起自己从前拍slide(幻灯片/彩色正片)的时候,「影了就是影了,执不来」。当时他那套拍摄世界的方法,与花的作品相似:「我拍过新疆黄昏的河,用十张slide,(曝光)都over三级,将十张project(投射)成一张,个底好厚」,将河流的十面叠成更立体的图像,「那种金啊……」,深不见底,想起都着迷,新作也特意利用相机特性去拍「不起渣」的深层黑色,他说过黑色都有一百种。

创作投影香港印象

除了电影裏的黑社会与警察,真实的任达华因代言产品,总让人联想到高贵形象,但创作世界之中的他却充满天真、好奇,还有一份贴地。七幅作品名为Innocent,他说:「每个人不论生活还是摄影,最重要是以单纯的思想去看你想拍的。」花只是他其中一个题材,二○一七年出版的《香港。别的风景》,拍了「怪兽大厦」海山楼的光、旺角(当时还在的)行人专用区百态,未来他想记录香港的冷巷和天桥,「这是香港特色,这裏是有很多天桥的地方,又拥有最美最有特色的巷子」,因为拍戏留意到吗?「唔係﹗我不嬲都锺意香港㗎嘛,是我的家。」我说天桥在城市交错的线条确实好看,「对啊」,「我读书时Geometry很好,三角、四方、长方、圆形,我好叻的」。他指指作品裏,加热后变得柔软的花茎互相交错,环绕在内是大大小小的气泡,「你看这裏面也有很多线条、圆形」。

写专栏 以文字饰演不同角色

任我们幻想,人生有大部分时间活在电影世界离奇角色中的演员,可能觉得现实无趣,但翻看任达华去年开始在《明周》撰写的专栏,有时以凌晨四点到晚上九点半的日程,写新手妈妈的辛酸,晚上还被刚回家的丈夫埋怨,最后「一声叹息,走到厨房开始收拾,身上还是那件忘了换的有奶渍和咖啡渍的T恤衫」;有时以第一身「我」来写新演员的不得志,接到「茄喱啡」角色,还安慰母亲自己参与了大製作,结尾终于获得新机会。许多故事透露他其实看到社会黑暗,但收笔都留个光明的尾巴,「我常常觉得写又好拍也好,最后都要光明,我是一个正能量的人,无论几辛苦,最后都是甜」。他高兴新作在巴士站灯箱展出,让黑夜裏有他拍的彩色。「香港人太勤力,也太大压力,看到照片可舒怀一下,释放一下。」

感情比影像重要

任达华谦虚说自己文笔不好,每次都得花上好几小时写,更要上网找合心意的形容词。「影像给我更多幻想的空间、更多层次不同的东西。文字的话,我很容易被它带着走。」摄影与拍戏比较相似,「摄影厉害的人,拍戏一定得,但拍戏首先要说好故事。人的感情比影像重要,为何《岁月神偷》一千万资金拍都好看?就是因为有人。《蜘蛛侠》好睇,特技很多,但看过便忘记,因为没有拍到人的感情」。拍戏现场的玻璃,他不止是看光的效果,「从玻璃观察很多人,因为工作人员所做的一切有很多故事片段,这些点滴才是我日后拍戏的养分」。

专栏还有以黑猫阿乐看人间的视角来写故事,灵感来自他在其中一齣代表作裏的角色,他嘱咐我不要「穿桥」,还会写下去,不过影迷一定知道。就像创造不同的方法摄影,即使在不擅长的文字领域,任达华都充满兴致地试验各种叙事形式,急不及待表达他在这个世界感受、接收到什幺。「做演员要好白,愈纯白才找到角色,如果你个人好複杂,做角色就只是做番自己。不要心中认为係咁就係咁,世界变得好快」,「好多导演好死板,等于影相,我觉得不应该死板,应有多些角度。就如杜琪峯拍戏好叻,会用第三者角度去说角色,林岭东、徐克也是,他们真的很厉害」。

有一篇黑猫故事,因为临近过年暂时收起了,「有个每天都送菠萝包给乐少吃的阿婆,乐少奇怪总是不断有人去找她,原来她是问米婆。她对一个女仔说先人在下面开心到不得了,你安心去工作吧,女仔笑着离开了,问米婆才说其实我都唔知,帮到佢开心,我自己都开心」。彩色背后,还是有少少dark,「跟我的照片一样啰,讲在黑暗世界如何生存,发掘漂亮的东西,如何光明有色彩」。

任达华 x 又一山人 x Miss Bean FUJIFILM GFX 50R 城市街头艺术摄影展

日期:即日至2月7日地点:港九新界巴士站

任达华作品部分位置:中环皇后像广场外、金钟道太古广场外、佐敦道近志和街、观塘裕民坊70号

文 // 曾晓玲

图 // 任达华作品(Fujifilm GFX 50R拍摄)

编辑 // 王翠丽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