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掌机发展 >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 >
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
发表日期:2020-06-09 07:09| 来源 :掌机发展| 点击数:559 次
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蟾蜍梦多》摄影平版,2017(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区华欣新书《蟾蜍梦多》由独立出版社艺鹄出版,封面是独特的「hang机蓝」(上),代表创作者的个性;书的排版都见细心考虑,如「打蛇饼」就隐藏在要翻开的内页之中(下)。(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摄影平版」所用的锌版,这种技法也可用来晒相,将照片印在胶片上冲晒,而书中图画的做法就是在胶片上绘图。(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在阿根廷的版画工作室驻留期间,区华欣亦不时到访当地独立书店,了解儿童书的独立出版。(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颱风来了》蚀刻飞尘,2015(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蝙蝠恶果》摄影平版,2017(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区华欣在阿根廷接触更多拉美文学,发现许多都用动物寓言的形式说故事,她的新书亦见到这样的文字实验。(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玛法达的故事》是陪伴区华欣成长的漫画,也启发了「咩世界」的创作。(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Ways of Seeing:《蟾蜍梦多》版画故事 陪伴发梦

两个月以来,香港人发了许多许多的梦,噩梦多,好梦少。

「梦」这个字说出来浪漫、唯美,但新书《蟾蜍梦多》作者区华欣常常做梦,也常失眠,深感「在这个城市生活,要睡一个好觉很难」。书裏的故事关于蟾蜍、蛇、蝙蝠、蚊子,也关于恐惧、焦虑、遏抑,就如现在大家把真实说成「发梦」,想深一层,其实是因为害怕。

「很久以前,曾经有一只蚊子,渴望要成为受人欢迎的社交动物。蚊子每天思量如何变得受欢迎,让人对自己产生好感,留下好印象。」

「某个闷热的夜晚,蚊子来到睡了一家三口的睡牀。细蚊仔刚进入梦乡。蚊子尝试模仿蝴蝶,优美地飞,长得不够漂亮,唯有尽量表现热情,上前吻一口细蚊仔。蚊子尝试像蜻蜓有话直说,在细蚊仔耳边细语:『你喜欢我吗?我想跟你交朋友~』细蚊仔给蚊子的嗡嗡吵醒,『啪啪啪』试图一掌打死蚊子。」

——《蟾蜍梦多》〈蚊子多情〉节录1. 蚊子叮细蚊仔因为表错情?

如果小孩问「蚊子为什幺爱叮细蚊仔?」从《蟾蜍梦多》会找到这个答案。追看「星期日生活」「咩世界」四格图文的读者或许有印象,蚊子早就多次在区华欣笔下的画出场:为细蚊仔想叮耳窿咬他耳珠一口,又试过会错意「多劳多得」送了命。「咩世界」的细路无时正经,讽刺大人世界;新书的童话故事都带暗黑色彩。你能想像吗?在世界另一端,这样的读物会收在课本中,让孩子去读。

2. 叛逆玛法达「政治启蒙」

这是区华欣两年前驻留阿根廷时认识的伙伴告诉她的。驻留期间她在版画工作室学习,选择阿根廷的缘由之一,是影响她至深的漫画《娃娃看天下:玛法达的世界》。「玛法达在南美很红,就似那边的Hello Kitty,书和产品到处都在卖。」自小学起,她便开始看阿根廷漫画家季诺(Quino)这部1964至1973年在报章连载的作品,每个暑假重看一遍,又多懂一点点。她翻着三毛的译本介绍:「漫画主角玛法达是个极度愤世嫉俗的女生,那时刚发明电视,她看新闻会看得很气愤,常常质问世界;又有一个角色叫马诺林,他爸爸是士多老闆,他爱摆老闆款,个性亦锱铢必较。有解读认为那跟冷战时期的资本主义及社会主义背景有关,虽然亦有人觉得是过度阅读,但故事情节与历史背景有不少关係。」区华欣把漫画称为她的「政治启蒙」,无怪乎「咩世界」的细路都如此叛逆,胡思乱想,对大人做的事充满质疑。

3. 家长指引「请开灯读」

当她踏上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土地,版画工作室导师得知她是玛法达fans,「已没有沟通隔膜,向我介绍更多拉美文学作家」。于是她又认识到Horacio Quiroga这名字,在学生课本裏会找到他所写的短篇故事〈羽毛枕〉:一个女人终日躺牀,丈夫和身边的人都不知病因,直到她逐渐形容枯槁死去,原来是脑后的羽毛枕夜夜张口榨乾她的血。「本身是人拔下了动物的毛做枕头,反过来被枕头吸乾生命,故事的恐怖感源自我们天天都会睡枕头,而不是妖怪把人吓怕。」作者的着作还有当地书店放在儿童部的《丛林故事》(Cuentos de la Selva),台湾出版社将其中红鹤的故事出版成画风可爱的译本:红鹤原是全身白色,为了在派对争妍斗丽,将珊瑚蛇蜕下的红皮当长袜穿上腿,引来讚歎,也引来其他珊瑚蛇攻击,结果被咬中毒,于是红鹤的腿总是发红,单脚站在水中是因为忍受不住中毒的灼热感。

这样的故事,小孩能看吗?区华欣说当地课本对老师、家长的指引中,对暗黑类的故事,会写上「请开灯读」这样的有趣提示。当地球彼端坦蕩蕩让学生认识这些作品,我们却习惯将故事归类,谁适合看什幺,可能只是大人自己心中有鬼。

4. 动物寓言说故事

来自南美的养分让「咩世界」诞生,也让区华欣创作《蟾蜍梦多》的故事时,为「十万个为什幺」的问题提供古怪答案,除了蚊子为何叮细蚊仔,还有蟾蜍身上为什幺长满疙瘩、蛇为何蜷曲身体、蝙蝠为什幺吃苹果……咦,蝙蝠吃苹果,挑起了香港人的记忆,一单关于超市有蝙蝠伏在苹果上的新闻。南美的动物寓言与魔幻写实之所以让区华欣着迷,是因为创作裏有真实,「不是纯粹天马行空,作品中有写实的一面,因而有重量」。

5. 「摄影平版」 版画技法

她听过朋友说她的画总是被潮湿的氛围笼罩,「不是我不爱乾爽,那正是我们在这裏的生活体验,避也避不开」。书中图文并茂,之前甚少发表文字创作的区华欣在新作裏有童话、诗与散文的实验,也实验从阿根廷学来的版画技法「摄影平版」,《蟾蜍梦多》画中的水渍因此尤其生动。这种技法所需的很多都不是艺术专用物料:先在胶片绘图,用的是家居打蜡用的蜡水混印刷用的碳粉,绘图后把握物料未凝固的4至5分钟之间,可用肥皂点下营造圆形水渍的效果,或用刀刮出线条。然后以报纸柯式印刷的原理,在黑房以晒灯机将胶片上的图案转移到锌版,再用显影液让锌版呈现出影像,涂上玻璃胶待乾,最后上墨印刷。

6. 独立出版 更大发挥

回港之后,她发现做「摄影平版」的过程充满困难,香港买到的打蜡蜡水不比阿根廷的浓稠,显影液亦要专门找印刷用的,不能以摄影用的显影液代替,至今她仍在试验。不过出书过程历时两年,她说艺鹄出版团队用尽心力紧密合作,让新书得以面世,独立出版脱离流水作业的既定工序,令参与的作者、设计、翻译都有更大发挥空间,「如翻译的陈晓蕾Yoyo,原本我们互不相识,她因喜欢我的创作加入,将文字译成英文时,不是逐字直译,也有她的心思」。另外,新书发布的画展单张亦交由区的学生设计。

7. 童眼看世界 面对现实

这些幕后细节就如区华欣的创作,作品表面是童眼看世界的纯真搞怪,看下去会发现正面对着现实。她尝试以低成本及独立製作的方式完成创作,希望在边缘努力的人能有更多发挥的机会。像画蛇和蟾蜍这些从不是受尽宠爱的动物,在大论述之外,她认为还有很多值得关心的事情。区华欣现职兆基创意书院视艺老师,教书十年,她观察到近几年学生的情绪问题多了,她把这本书也形容为青少年读物,裏面不少故事与个人成长有关,「关于别人如何看待自己,或关于沟通失效,或被人误解,如蚊子。那都是很普遍的情感」。

8. 社运文宣力量澎湃

从事艺术,她不讳言创意最澎湃的东西,在社会运动裏俯拾皆是,「『反送中』文宣晚上筹谋,翌日早上就能看到几十个设计,这些力量很厉害,我自问做不到,需要重新思考,做创作的我要做什幺呢?」「我会关心长久的东西。年轻人的成长背景、家庭环境或自设的焦虑、恐惧,是长久的。」风风火火的社会运动中,年轻人的勇气固然值得讚歎,但「可想像也会对他们遗下创伤,肯定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她以创作陪伴在现实挣扎纠结的人,继续发梦。

文 // 曾晓玲图 // 受访者提供、曾晓玲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