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下载星空 >大放厥词、过度自信的烦人个性,竟是演化给予自恋者的好处? >
大放厥词、过度自信的烦人个性,竟是演化给予自恋者的好处?
发表日期:2020-06-29 15:16| 来源 :下载星空| 点击数:102 次

大放厥词、过度自信的烦人个性,竟是演化给予自恋者的好处?

如果拿引擎跟燃料来比喻,社群媒体就是光吃人类的自私就会跑的永动机(perpetual motion machine)。确实为数众多的艺术家与创作者会使用网路来分享他们的作品,但真正算得上对人类文化有所贡献的东西,早就被活埋在多到会山崩的自拍之下了。随便搜寻一篇跟「大规模枪击」、天灾人祸,或者众多无辜者罹难有关的网路文章,你会发现许多网友发表了各种不同版本的「要是我在现场的话……」。

我们拿二○一五年,Cracked.com 网站上某文章的回应来举例说明。文章的作者是亚曼达.曼农(Amanda Mannen)。亚曼达.曼农何许人也?她是挪威乌托亚岛(Utoya)大屠杀的倖存者。为了凸显毫无前兆的暴力攻击有多难以反击,这篇文章问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就在你读着这篇文章的同时,突然有人拿刀杀进来,你知道该怎幺办吗?你能在读完这篇文章前想出个对策来吗?你当然是想不出来。」

以下是一名 Jackmeioff 网友对于这个问题的回覆:

要对策是吗?

我想我会屁股都不用离开椅子,就从我伸手可及的手枪柜里抓起点三五七麦格农(357 magnum)手枪,在对方的胸膛上开六个花,并尽可能不被刺到。等到让对方失去意识,我会重新装上子弹,以防这家伙不是单独犯案。

以上大概是事件前十五到二十秒的状况。

看到这样的贴文,我脑中马上浮现出很精确的人物速写,心肌梗塞型的身材,皮肤因为穴居不见天日而显得苍白,屋内贴着至少一张《疤面煞星》的电影海报,外加墙上数把装饰用的玩具刀剑。家中某处还会有个左轮手枪的剪影,上面标注的文字是「别惹枪的主人」。我这是在给人贴标籤,我承认。但很不幸的是这种人确实不在少数,而他们的特点有二:

真的遇到危急的状况,我真的不觉得他们能(像亚曼达一样)活下来写文章。在这个养尊处优的文明世界里,我们有抗生素保护,出门也不太会遇到熊,所以自以为了不起就成了现代人的一项通病。不过老实讲,这种虚幻的自恋倾向也不是现代人专属,人类一向都是自恋狂,而这背后有其原因。有的时候,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混帐是对的。

很多人高估自己,用不知哪来的自信让自己送了命,这是事实。但有些人就是有「英雄命」,就是能矇着眼睛赢得胜利,顺道改变了世界的命运。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是个没把旁人放在眼里的屁孩,他寻找印度是一场大失败。但哥伦布却凭着狗屎运,替欧洲带回了南北美洲这两大块肥肉。哥伦布闷着头乱闯,竟也成就了自身的名利双收。他后来有两个儿子,两个儿子也是儿孙满堂,这一家「无头苍蝇」的基因就这样代代相传到我们身上。

说到这些「梭哈而赌对了的人」,他们的基因向下传递其实有科学证据可循。人类 DNA 里面有一枚 DRD4 基因会帮助人体决定何时释出多巴胺,而约百分之二十的人类身上携带的是 DRD4 变异出的 DRD4-7R。有些研究显示带有 DRD4-7R 基因的个体会比较甘于冒险。我并不是说 A 会醉醺醺地跳过围篱,助想闯进露天温泉池的朋友一臂之力,B 则只会默默在一旁看着,心里祷告着朋友不要害自己被送进警局,而 A 跟 B 之间的差别就只有一条基因。但这确实说明了一点,那就是过度自信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心态确实以惊人的规律让世世代代的人类受益。

以目前科学所知,DRD4-7R 基因最早的身影,出现在距今四千到五千年前。当时的人类决定离开安全的家乡,去探索海的另一端可能会有更好的东西。

康乃尔大学的大卫.邓宁博士(David Dunning)显然不会对 Jackmeioff 这种网友的类型感到陌生。因为纳闷「人类哪来的自信」,邓宁博士在一九九九年跟研究生贾斯汀.克鲁格(Justin Kruger)搭档成为研究伙伴。他向我解释说:

我有点不可思议,每天看到那幺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错误百出,于是我就在想啊,他们怎幺都不会预想到自己会出那些包?

邓宁博士的研究动机,来自我们每天也都看得到的浑事儿。他看到过度自信发生在各种地方,造成各式灾难,这包括在教师会议上、在美国 C-SPAN 公共政策频道、在媒体的笨贼报导里,在半搞笑的达尔文奖(Darwin Award)得奖名单中。总之,他跟克鲁格以不同的方式让学生受测,然后问他们觉得自己的表现如何。

邓宁跟贾斯汀发现受测表现一塌糊涂的学生有一个惊人的共通点,那就是「非常看得起自己」。至于表现可圈可点的另一群学生则显得有「自知之明」得多,也就是在自我评估上显得精準许多。不要看不起这样的结论,这可是个能让科学家名留青史的指标性发现。「邓宁-克鲁格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说的是愈是能力差的人,愈倾向把对自己的印象分数打高,而真正的强者则不会如此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换句话说就是「鲁蛇看得起自己,温拿看得起别人」。

邓宁与克鲁格的研究证明了 Jackmeioff 网友的行为是人类的通病。邓宁博士认同一点,那就是网路的匿名性质,使他所观察到的行为变本加厉。「我觉得比起身处于匿名的网路留言区里,人肯定会在朋友与亲人之间比较收敛,比较不会得意忘形。」

话说这类行为为什幺会在人类之间如此氾滥呢?因为自恋。人类吃过的苦头有战祸、有股市大崩盘,还有这二十年来令人不忍卒睹的电视实境节目,这样看来自恋简直是败事有余,自恋何曾带给过人类一点好处?

时间拉回二○一一年,多明尼克.强森(Dominic Johnson)与詹姆士.弗勒(James Fowler)这两位分别来自于牛津与加州大学的科学家产生了同样的疑问,于是两人决定试着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他们还打算为此创造一个数学模型。在二○一一年一封给《自然》(Nature)的公开信《过剩自信的演化》(The Evolution of Overconfidence)中,两位学者提出了一个「情境模型」(situation model),其中有力量不明的两个人在竞争同一种资源。这是个设计精巧的模型,冲突的细节你可以代换成两个人为了一颗苹果在互瞪,也可以换成两个国家在考虑要不要为了一座金矿岛而开战。

一旦两造打起来,谁强谁就能「吃乾抹净」。如果只有一方动手,另外一方按兵不动,他/她/它也一样可以兵不血刃地「归碗捧去」。一旦打起来,双方都没把握一定能赢,但若是有一方是个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屁孩,理由只是哇靠,看看这个二头肌,那这不要脸的一方其实胜算会比较大些。愈是不要脸的一方就愈可能真的跟人动手,并且统计上他们也肯定能赢个几场。学者对此的描述是:

「过度自信是一种优势,因为自信过剩会推着人去插旗。原本打起来应该赢不到的资源可能因此就到手了……打起来必胜的仗也比较不容易错失。」

要注意的是这点并非无条件地永远成立。邓宁博士警告我说以为过度自信一定能带来优势,那可就错了:

比方说在过度自信一段时间后,你已经遍体鳞伤,那再来你一命呜呼恐怕只是迟早的事情了,因为说到风险这档事,人类永远会是最后的输家。

学者还提出另外一个观点是过度自信的价值会随着处境的风险升高而递减。如果今天是为了一个超好睡的洞穴而拿着棍棒相互叫嚣,那让自恋的心情带着你去嘶吼会很明智,但若今天挡在洞穴口的是一只大熊,那自以为可以打十个的你就是个白癡,而白癡的基因很快就会断掉。若经评估风险不高,输了也无伤大雅,那很多人就会心怀一种输了就算了,但赢到赚到的概念。这就是为什幺 Jackmeioff 这种人会在网路上大放厥词,吹嘘自己会如来神掌,但其实不要说打架,这些人连衣服都捨不得弄髒。

嘲笑人很容易,说别人是自信过剩、做事不经大脑,而且老爱分享腹肌照片的屁孩也不难。问题是在遥远的石器时代,看到什幺问都不问,想拿就拿的那种人,往往会因为别人的「弃权」而佔到不少便宜,进而让自己三餐无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