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下载星空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发表日期:2020-06-09 07:09| 来源 :下载星空| 点击数:792 次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巴黎史特拉汶斯基喷泉中央有十六件Niki和丈夫Jean Tinguely的作品,图中为Niki作品《美人鱼》。(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Niki de Saint Phalle的雕塑作品用色大胆,图案巨大夸张,她爱创造扭曲动物与跳舞的女性。(法国五月提供)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作品Crucifixion(《十字架》),巨型女性雕塑悬挂半空犹如行刑般,小孩、花草与士兵玩偶混乱地黏贴在彩绘上身。(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逾三米高的全白色石膏雕塑,新娘露出难受表情,冀打破社会对婚后女性的角色定型。(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Niki以步枪射击画中颜料袋,让颜料任意滴下,画成作品Tir(《射击》)。(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七彩马赛克拼贴风格,犹如高第建筑「米拉之家」,既诡异又有趣。(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庞比度中心展览中旁边亦摆放Niki丈夫Jean Tinguely的动力雕塑作品,例如图中由机械臂驱动的绘图机Meta-Matic n°1。(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Niki在一九六○年代起创作身形丰满、色彩丰富的Nanas系列,以代表不同人种。(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Jean-Gabriel Mitterrand(彭丽芳摄)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Ways of seeing: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巴黎冬日黄昏,摄氏十二度,和暖乾燥。太阳余晖从圣梅里教堂背后轻洒,给庞比度中心前方的史特拉汶斯基(Stravinsky)喷泉披上一层光霞,喷泉中十六件形态各异的雕塑,不比旁边的达利巨型涂鸦或跟前的街头霹雳舞者逊色,其中又以七彩「火鸟」雕塑最教人难忘。此雕塑由传奇女权艺术家Niki de Saint Phalle(一九三○至二○○二)创作,她用步枪射击画作治疗她的严重神经衰弱症,以身形丰腴的女人雕塑系列「Nanas」(娜娜)对抗女性定型,她说,「绘画平息了震撼我灵魂的混乱」。今年五月,沙田大会堂将展出Niki的作品。

以射击作画 告别悲惨岁月

「我在为自己开枪,我正在对自己的暴力和时代的暴力开枪。 」──Niki

Niki的好友Jean-Gabriel Mitterrand在访问时说Niki总是在战斗──为社会错误的事情战斗。出生于法国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家庭,童年时被父亲性侵,母亲又惯以暴力对待小孩,因着悲惨的童年,她天性反叛,被多间学校逼令退学。后来辗转成为时装模特儿,登上各大知名杂誌。

「没有受害者的谋杀」

十八岁时她和第一任丈夫私奔离家,诞下两个孩子,却发现自己踏进了曾经极为厌恶的资产阶级生活模式,导致她后来出现严重的神经衰弱症。

她在尼斯接受治疗时,发现绘画有助她克服这场危机。「她放弃孩子、丈夫、大宅,成为全职的艺术家。」密诗朗画廊(Galerie Mitterrand)总监Mitterrand说。一九五六年,她在瑞士举办首个油画展览,在一九六○年代开始,她拿起点二十二口径步枪射击衬衫来发泄情绪,后来演变成在木或金属结构裏面藏有一个个颜料袋,再用熟石膏覆盖,在子弹射击下油漆溅出,滴出一条条七彩条纹,就像藉颜料放任地流泪来重生。

她甚至到不同地方举行现场射击表演,在观众的参与下公开上演这场「谋杀」,Niki形容她的「Tirs」《射击》系列为:「没有受害者的谋杀。我射击这幅画是因为想看到它流血和死亡。」她成为当时新创立的艺术运动新写实主义一员,Tirs系列被视为一九六○年代颠覆艺术规範运动的一部分。

女权主义的快乐色彩

「我成为了一名女权主义者,相信女性可以而且必须做出伟大的事情。」──Niki

在五十年艺术生涯中,她不断探索女性角色,大量使用纸黏土创造大小女性玩偶,如现时在巴黎庞比度中心展出的「新娘」。一个悲伤、穿婚纱、手执鲜花的巨型新娘,似乎在发出绝望的叫声,同时,继续承担着繁重的责任。她将无数元素与物件,如儿童、花、车等公仔黏在石膏上,期望透过破坏女性纯洁的象徵意义和传统上与新娘形象相关的浪漫视觉,严厉批评社会对女性的定型身分如已婚女性、母亲、妓女与女巫,塑造一种讽刺和荒谬的形象。

幽默对抗虚伪和暴力

一九六五年后,她的作品突变,由幽暗变成绚烂。「她知道要和人们对话就需要传达快乐,用快乐的颜色,运用想像力创作动物和女性。六十年代女性的社会地位不高,于是她充当反叛者和战士,对抗家庭的力量、对抗人类政治的力量、对抗战争和疾病。」Mitterrand指着七彩的黑人Nana雕塑说。色彩是带给Niki快乐的引擎和对抗一切的勇气,她对抗虚伪和暴力的最大武器是幽默。

Niki受到朋友怀孕的启发,创造出第一个色彩斑斓、身材丰腴的Nana,她认为Nana代表任何一个女人,而Nana在法语中解作女孩。一九六六年,她与动力雕塑家Jean Tinguely(后来成为她第二任丈夫)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製作大型雕塑HON,hon在瑞典语中意指「她」。HON是个躺卧的怀孕女性,参观者必须经由「她的私处」进入裏面的展馆,在大腿写上「感到羞耻的是他认为的邪恶」,作品引来巨大迴响。

与Nana恰恰相反,Niki身材瘦削,Mitterrand忆述,二人在一九八二年认识时,即使Niki已经五十二岁,却依然美丽可人,处处流露着模特儿的优雅精緻。「她身形一直很瘦,因为热爱时尚。她有时非常开朗,有时情绪起伏却很大。创作Nana的理由是想表达女性的最大力量,女性的身体可以既强壮又性感。」Nana 表达了Niki喜爱那些无视美容杂誌严格标準的女性。

深受高第影响 建欢乐花园

「我的命运是建立人们感到快乐的地方:一个欢乐的花园。」──Niki

Niki曾居于西班牙,被建筑大师高第(Antoni Gaudi)的作品深深吸引,她的作品因而展现出高第擅长的不规则曲线、马赛克拼贴与强烈色彩。她仿效高第的雕塑公园奎尔公园,在意大利托斯卡尼(Tuscany)创造了雕塑公园Tarot Garden,于一九九八年开放给公众。

一九七八年,Niki的丈夫Jean Tinguely获巴黎市政府选为史特拉汶斯基广场和喷泉的设计者,Tinguely坚持喷泉中除了自己的黑色铁枝雕塑,同时加入Niki作品,认为可表现出作曲家史特拉汶斯基着名乐曲《春之祭》的生命感和热情。

Mitterrand的画廊Galerie Mitterrand现时代理Niki的作品,在「法国五月」的Niki香港展览中,将展出她的早期手稿、射击作品、Nanas系列中的「三个美德」(The Three Graces)、为被羞辱的美国印第安人发声的图腾等重要作品。

记者问她成为艺术家后,变得快乐吗?Mitterrand说很难判断Niki过得快不快乐,毕竟她是艺术家,总能发现和表现生命中的不幸事件,但同时亦拥有美好的人生,生命中有很多爱和朋友,她亦很享受人生。

Niki临终前数年,患了肺气肿、哮喘和严重的关节炎,有评论家认为这都与她的作品材料中含大量烟雾和石化产品有关。Mitterrand说,她其中一幅最后的作品写上「nothing easy when lived a life」。

《妮基‧圣法尔:二十世纪传奇女艺术家及她的花园奇境》

日期:5月5日至6月2日地点:沙田大会堂展览厅及沙田大会堂广场时间:上午9时至晚上11时票价:免费文//彭丽芳图 // 彭丽芳、法国五月提供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