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前瞻大事 >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 >
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
发表日期:2020-06-09 07:09| 来源 :前瞻大事| 点击数:947 次
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三个展区中,「多多关照」部分可看到关公与大馆相关的资料,佔全展约四分之一。(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展览尾声播放2000年电影《江湖告急》的片段,显示关公如何走入现代,解说点出了电影展现关公传统与现代价值的冲突。(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梁展峰(受访者提供)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扭卡机在之前「大馆一百面」展览亦有登场,吸引不少观众试玩,馆方也有安排职员在场兑换1元币。(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大馆曾安放多尊关公像,资深策展人梁展峰认为选关公为展览题材合理,期望大馆日后可诠释与场地关係扣连更深的本土历史故事。(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千里走单骑》的文字描述只提到作品挪用的西方油画及《三国演义》情节,未提艺术家对关公形象的思考。(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Brian Anderson(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解说关公精神的巨大展板,文字相当简略,但美术造型缤纷抢眼,贯彻了大馆这个展场的办展风格。(曾晓玲摄)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Ways of Seeing:从关公展看大馆 能否突破官方模

由旧警署及监狱建筑群翻新而成的「大馆」,作家马建参与的讲座取消又复活,公关最近应该很忙。另一边厢,前警察总部大楼改建的「01座」展厅正举行「关公驾到」展览,「关公」在裏面回应种种问题同样忙,被问到身为黑白两道的供奉对象,只好含糊其辞,「这个问题不好答」。从策展角度逛一遍展览,关公遇上的难题,似乎与大馆公关也有几分共鸣。

关公无黑无白?

展览分两层共三部分,下层分两个展区「事关重大」(The Legacy)及「一夫当关」(The Arts),大门口先贴出「履历表」,将关公当成打工仔,简介姓名、藉贯、工作经验等资料,进入展场则介绍关公如何随朝代演变「上位」,由封王到封圣;深入展场就听到另一部分传来的唱戏声,展示粤剧、画作、电影等作品呈现的关公形象。走到上层,最后一部分名为「多多关照」(The Faith),看关公作为信仰,遍及世界各地及各行各业,尾端的「砖头房」揭开关公与大馆的关係——关于警察拜关公的仪式及历史——在此处由演员黄秋生声演的问答环节,终于得到关公解答疑问,「你怎幺看黑白两道中人都供奉你这件事?」关公都答得相当有公关技巧:「希望我的信众都知道,无论你来自什幺背景,做什幺工作,待人处世都应秉持忠义仁勇精神。」

隐藏的意义 说得够清晰?

资深策展人梁展峰对会否在大馆读到关公对黑白两道有「很爆的答案」没期望,所以也没有失望,「很多观众会带自己的期望入场,这是可以理解的。倒过来说,我会讚它以视觉文化的进路告诉大家,关公不只与黑白对立有关。」在上层走廊展出四个造型各异的关公像,不只持刀的威武,还有捧书的儒雅形象,「策展团队有意想带出在黑白以外,还有很多对立的意义隐藏在关公之中,如文武对立。但展览说得够不够清晰?」每个关公像的解说都只一句简短对白,未有多形容造型上的差异,要观众从中理解对立的层次,恐怕不易。

要丰富知识 不流于打卡

展览中的关公颇「寡言」,很多展板上的文字均简略,梁展峰留意到下层最后展出本地艺术家周俊辉的作品《千里走单骑》,比较起旁边西方人在十八世纪的版画作品及明朝画作,解说显得不足,并无介绍艺术家对关公有何看法,至于电影《战神》亦只得大型布景版供观众打卡,文字只交代电影情节是关公大战外星人,未形容关公在戏中的形象。我们问及周俊辉的创作意念,他说《千里走单骑》是其二○○八年一系列作品之一,他拍摄许多关公像的刀、马等各个部分,拼贴出《三国演义》中关公送嫂一幕,以探究现今大众心中的关公形象其实来自各种文本,「除了史书,还有小说,创作当年更有中学生说从打机知道关公送嫂的故事」,当中以积木表达女性坐在马车的部分,就是对应「古典画说故事的方法」,不同角色总有固定形象,「如与十二门徒有关的画作,带钱袋的一定是犹大。」不过这些作品背后的思考在展览中未有提及。周俊辉认为策展将其作品与粤剧表演及电影片段放置在一起,「是想透过大众接触到的作品,与公众搭起桥樑」。

梁展峰批评:「我觉得展览中最没意义的部分是盖印,那是香港展览文化中的四宝之一,对知识提升没有意义,只为製造一个催化剂,保证留得住人。」他称为「四宝」的,包括讲座、导赏团、工作坊及盖印。现场所见,盖印之处的确吸引不少观众驻足,在红色卡纸上印出关公各部分,记者遇上职员解释,三个印章的图案是关公在粤剧面谱的几个特色,原来正可见于旁边播放罗家英表演片段中的妆扮。而另一个熟口熟面的互动装置就在上层,是一部扭卡机,梁展峰提醒:「如果你记得的话,开幕展览『大馆一百面』亦有扭卡机。」「大馆一百面」以街坊记忆组织场地本身的历史,据大馆解画,扭卡机来自区内老字号宝源办馆,不过这次扭卡机与关公难扯得上关係,但卡背印有深水埗关帝庙、锦田二帝书院等外貌及地址,比「大馆一百面」的卡上只印「西瓜波」等货品及名称,资料更丰富。

以marketing角度做展览

「从两个展览可发现行政式的策展模式,即尝试製造一条公式,裏面可放任何内容,保证观众留在现场超过三分钟,是典型以marketing角度做展览的考虑。」梁展峰说,展览上层可看到策展团队前期资料蒐集做得仔细,但下层为了吸引人流,便出现很多对知识含量的取捨。他分析,这是协商(negotiation)而来的结果,在大型展览场地,策展不是由一人话事,两个展览均由大馆文物事务部负责,「大馆一百面」的策展团队有保育机构长春社文化古蹟资源中心,一道空间作为「设计伙伴」;而关公展的节目伙伴则包括由故宫专家赵广超牵头的「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八和会馆协办,另有公司负责展览製作。

如何令人一访再访

Purcell是大馆保育项目的保育建筑师,公司的文化遗产总监Brian Anderson与我们谈及保育项目的挑战时亦特别指出,技术上只要技巧运用得宜,就可把工作做好,但更重要是项目完成以后,「在二十五年、五十年后仍不衰落」,关键在建筑的用途,「大众来到可能会说,翻新得真漂亮,然后到访一次便不再回来。要让建筑真正活过来,必须让人不断回访。」他说这是餐厅、商店进驻的原因,亦是他说服政府要建新建筑的理由。「他们问大馆已有十六座历史建筑物,为何还要建新的?我说演艺厅、当代美术馆都需要很高的楼底、坚固的地面,旧建筑裏没有一座符合这些要求」。背后的关键问题是,为何要有这些设施?「要鼓励人们再访,就需要这些功能,大众会为展览、活动而回来。若大众可感到大馆是属于他们的,那就更好」。

先天注定做不到敏感题目?

梁展峰认为在「01座」举行的「大馆一百面」及关公展,就明显受留住人流这个目标所主导。与Anderson一样,他也关注大馆的「存活」问题,强调要观察至少三年,才可论这个场地的成败,「头两三年一定大洒资金,香港大部分的展览场地特色是三年后就会缺钱营运」。展览说一个绝对正面的关公故事,与一度取消马建讲座,都指向同一个现象:「香港的现实是,大部分的官方机构都以一种政治正确的立场去处理所有议题。作为一个巨型机构,其实不必等它有新闻(马建事件),都知它根本没可能处理具争议的事情。」但在新建美术馆「赛马会艺方」现正举行的展览「在过满的世界挖一个洞」,播放由大馆委託生于广州并在北京生活的艺术家曹斐,以创作反思前身为监狱的大馆转变为文艺空间的矛盾,「大馆先天注定做不到敏感题目,它本身的历史都很敏感,但你见监仓的展板也未处理这方面。反而曹斐的电影勉强碰到一些」。不过,这也有赖大馆现时处于资源丰富的阶段,「三年后,它也要面对PMQ及JCCAC的问题,头几年好多人争相去租,收入很多,活动的花费可以很高,但三年后大家的兴致会减低,PMQ亦愈来愈少自己主导的展览」。

执行保育计划有几自由?

在马建风波前访问Anderson,他说马会「处于一个很幸运的位置」,既非政府,亦非发展商,坐拥庞大资源及专业知识,执行保育计划的自由度也较高。他评PMQ「没那幺成功(less successful)」,想像若由他建议,会希望政府改善建筑的基本设施,「其余就交由文艺社群放手去做」。至于命运在发展商手中的皇都戏院,他说如果最后完全变成一个商场,「那就很不幸,若新世界打算这样做,我无法想像政府会同意。」香港现时有许多由历史建筑变身巨型艺文空间的例子,梁展峰则总括「马建事件让我们很清晰看到大馆无意开放去处理敏感课题,所有这类机构都未能突破这个格局,那是受模式本身所框限,不论哪个机构营运,机构背景都明显不会违背官方立场,又或以中立立场掩盖支持官方立场的位置」。

与大馆历史相关内容可更深入

但无法踰越官方立场,是否就对大馆不予寄望?梁展峰认为在限制下仍有可发展的地方。艺术家周俊辉坦言初得悉大馆要办关公展,「觉得很难,因为需要对关公有新的注释及角度」,他指出与大馆历史相关的内容可说得更深入,那亦是梁展峰觉得做得最好的部分,「今次展览较『大馆一百面』为佳」,「但该部分的面积只佔全展约四分之一,体现不到策展团队如何unfold(呈现)大馆的历史,我期望他们能够做到,哪怕呈现出来的大馆历史,我未必认同它的角度」。

静待大馆有突破

梁展峰认为观望大馆发展可分两条线,旧场地的历史展览方面,「能否建立一个可与香港历史联繫的大馆历史」;而新馆裏的当代艺术展览则是「如何将香港的艺术文化内容与外国的艺术水平或话题接轨」,「可能好多外国人觉得讲香港文化一定要讲殖民、城市特质,但现时香港的文化大气候是否要说这些,抑或其他?就看它如何拼贴。如本土希望像马建这样的作家出现时,大馆却说不ok,而大众想关公对黑白两道的问题有答案,它又未必答到」。他指出香港文化发展的困局,「在政治、经济的外在环境之下,文化机构要能自负盈亏,似乎仍是行不通。与其说观望,不如说,我静待大馆有突破」。

大馆「关公驾到」展览日期:即日至

地点:中环荷李活道10号大馆01座複式展室

文、图// 曾晓玲编辑 // 蔡晓彤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关推荐